鼎城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鼎城小说网 > 剑卒过河 > 第1435章 意志【为最后一天所有的盟主加更!】

第1435章 意志【为最后一天所有的盟主加更!】

PS:31号,还有很多老盟主默默的上盟!北极熊,雨逍遥,萧真人,史提芬T,3zzzzzz,云彩2011,侯哥HG,大为兄,抠脚大汉,等等!都是老读者了,老堕这次偷把懒,就不一一为你们加更了,因为债太多,还不起啊!目测还有近200章的债,你们说,咋还呢?只有等调整过来,尽力更新,只要有就不藏着!感谢你们的支持,让老堕圆了一次梦!足够了,咱们慢慢来!谢谢大家!………………娄小乙青玄都能明白的关窍,没道理那些人老成精的阳神们不明白。他们更明白的是,除了实力和配合外,现在能决定胜负的最关键的因素就是,意志!之前的战斗中,双方都谈不上意志!每个人都在想,自己后面反正还有人,还有关,也不欠自己一个,于是一场战斗打下来,死亡只在一,二成之间!剩下的大部分被打出来的,都是受伤后不愿意以死相拼,所以告输认退的!这其中有多少是真的坚持不住,有多少是趁势退出,那就真的不好说。但这一次,意识到已经来到最后关头的周仙人做出了改变,他们选择入局修士的标准首先就是考虑你的战斗意志,其次才是实力。意志怎么衡量?没法衡量!所以要求就一个,要么胜下去,要么死出来!这样的要求对一贯随性潇洒的道家修士而言很有难度,之前做不到是因为修士数量不够,有死战决心的毕竟是少数!现在修士数量上来了,数万修士都挑不出两千人,那才是个笑话!而且,勇于奉献是可以传染的,等这股风气起来,随着不断的胜利,愿意挺身而出的修士也会越来越多!没人天生勇敢,也在于周围的环境!白眉提议,众阳神附议,从阳神开始,不再维持局面求平稳,而是要求力斩三生!从我做起的道理没人不懂!阳神带了头,后面元神真君随即跟上,要形成伤重而出可耻的道德舆论。这是战争形态下的必然,不可能纯粹凭自觉,就连强悍如五环,都会在这方面下功夫!裹挟!大义感召下的胁迫!当然,还有无数的好处赏格!这是作为主人的九个上门必须出的血!他们领导这个界域数十万年,所得无数,也该吐一大口出来了。白眉看着在场的数十位阳神,神色严峻!“诸位!弟子们都动员起来了,现在就要看我们这些老祖的表率作用!我话不多说,如果你舍不得这数千年的修为,那也不用假惺惺的往上凑!留給有意愿的!实话说吧,我周仙自开棋局以来还没走过一位阳神,这不走一个,怎么給下面树立榜样?九个名额,我占一个,以为倡议之责!”玄玄老人适时而出,“老了老了,我估计我这把年纪也挺不到纪元更迭,又何必在意多几百年,少几百年?也算我一个!”阳神修士可不会吃激!但作为周仙的三个顶梁柱,之所以能站在这个位置数十万年,也自有风骨!前两局逍遥游和太玄都损失不轻,他们三家现在既然愿意站出来,就一定要挑大梁,可不是来凑热闹的。最终,又出来了三名清微阳神,两名元始阳神,两名苦禅大佛陀!这几个人都是在斩三生中很有经验的,也是比较好战的!出即出全力!这是大修的行事风范,遮遮掩掩的,走一步看一步,那可不是阳神的作派!周仙,准备全力以赴了!……娄小乙却在和鼻涕虫喝酒!朋友有些心不在焉,因为他虽有心杀敌,但在宗门挑拣中却落了选,因为他证君时间不够,来到真君这个层次也不再像金丹时的那么风光无限。这其实才是一名修士的正常轨迹,就像小学的尖子到了高中的平淡,升了大学就泯然众人;当无数的尖子都集中在一起时,大部分人都会变的平庸起来,因为你的圈子更小了,妖孽更多了。鼻涕虫的辉煌在金丹期,元婴时其实就已经落到了众人之后,现在挣扎着证了君,就普通的彻底,在这一点上,兔唇其实和他也差不多。四个朋友,最后都光芒万丈,那是不可能的;娄小乙能有青玄这样的朋友能一直紧跟不掉队,已经很幸运了,也不能要求太多。也没法安慰,这家伙脾气又臭又倔,听不进人话,和以前的朋友在一起就有了落差感,就会自动的疏远,这也是心高气傲之人普遍的毛病。如果不是娄小乙去主动找他,这家伙还躲着不肯见面呢。四个人中,论脾气性格,娄小乙其实和这家伙最相近,可惜,这种事不是别人能帮得上忙的,谁也不行!不能劝,当然也不能打击,要安慰这样的朋友,最好的办法就是給他找点事做,让他忙起来,觉得自己对朋友还有用。“这都七十多年了,也没听到关于太易碎片的消息,鼻涕虫你们清微消息广,帮我打听打听,老子急等米下锅呢!”鼻涕虫就莫名其妙,“你什么时候开始钻研五太了?这和你们剑脉有关系?想一剑飞出,宇宙重回混沌?”娄小乙就得意的笑,“和剑脉没关系,但和我有关系!等哪天老子成了仙,一剑颠覆宇宙,让大家重新来过,送你一个太古兽出身!你是喜欢相柳呢?还是九婴?”鼻涕虫不情不愿,“好吧,老子真是欠了你的!不过我是没听过类似的消息,大家都憋在界域也出不去,哪里找碎片去?我只能说帮你问问,可没把握!”娄小乙本来也没指望他什么,他连白眉这样的阳神都问过,一样是个不知情。但鼻涕虫还有想法,“耳朵!回来你把天择的道标点給我一份,宗门在这方面管得严,不让轻易前往;我就想着等这次大战结束,不管结果怎样,都出去走走,修士一生,修到真君也不丢人了,但如果到了现在还不能放开束缚出去见见世面,那岂不是白来一生!”娄小乙黯然,心知这是朋友在为自己安排后路呢,一为寻机缘,二为见识宇宙的广袤;这样的要求他不可能拒绝,因为他其实也是同样的人,如果一辈子也就这样了,那么为什么不出去多走走呢?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,死在旅途中,殇在异域,才是好的归宿,而不是老死在山门洞府中!烟波在最后的那声悔,其实就是悔的这个!作为朋友,除了支持,他没有其它的想法。何必学那些婆婆妈妈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