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城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鼎城小说网 > 十方乾坤 >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天琴宫

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天琴宫

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萧尘走到悬崖附近,看见她站在崖巅上,肩后长发轻轻随风而扬,月光照在她身上,分外清澈。“没事。”天瑶女帝迎着山下吹来的凉风,脸上泪痕已干,此时心绪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或许只是她想多了而已,如今她都已经是这无尽道域的一方神女帝了,怎能还如当年一般哭哭啼啼呢?此时萧尘站在后面,只是远远地看着她,并未走上来,过了许久,天瑶女帝才转回身来,这一刻,她仿佛又变回第一天萧尘看见时的样子了:“无妨,幽常道君的玉清分身陨落在你手里,想必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不会追杀上来了。”萧尘沉默不语,近期幽常道君是不会追杀上来了,可这要到何时才能回到紫仙悬圃,她的天琴宫?他还想着要去找萧梦儿和千羽霓裳两人,而那一日,听闻女帝所言,她似乎知晓关于“逆天之阵”的一些事情,不过眼下看来,似乎还去不到那个地方。“你伤好些了吗?”一时间,萧尘不知与她说什么,便询问她伤势如何,以及接下来又要往哪里走,这茫茫无边的九重天外,无尽道域,还真像是无边无尽一样。“暂无大碍,你过来……扶我下去。”天瑶女帝缓缓往下边走了来,萧尘轻功一展,落到她的身旁,轻轻将她扶着:“小心脚下的石头。”“我又不是什么老婆婆,这么大块石头未必看不见吗?”天瑶女帝看了他一眼,两人相视,萧尘摇了摇头:“你都活了一万年了,还说不是老婆婆。”天瑶女帝愣了一下,便伸出纤纤玉指往他脸上轻轻捏了捏:“谁许你这么跟我贫嘴的?”阵阵清风吹来,仿似也解开了女帝刚才心中的抑郁之情,而两人之间,经历这些事情之后,也仿佛近了许多,已经不似刚刚认识之时那般陌生了,那时萧尘还担心她过河拆桥,等伤一恢复,便将自己杀了灭口,而眼下看来……拆不拆桥不知道,总之得先扶她过完这河。有这么一位道境强者在身边,萧尘心中感觉倒也不错,虽然她现在受了伤,无法动用道境的修为,但等她伤势恢复那天,自己有了这么大一座靠山,那岂不天上地下随便横着走了?什么仙王神帝,简直不堪一击,至于太古轮回道这些,便是那两个方外强者,百无禁忌和六道轮回又如何?此时,萧尘竟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,蓦然又想到之前上来时,太古八荒盟那件事情,那时他还担心,这八荒盟里也有着什么诡谲,不过现在看来,有天瑶女帝这么一座大靠山在身边,到时候就算有什么问题,那又如何?嗯……天瑶女帝,还真是“奇货可居”。天瑶女帝当然不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,就这样,到二天早上,两人继续赶路,往紫仙悬圃回去,可路途遥远,说到底萧尘也只有太清三重巅峰的修为,与女帝的道境修为,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。女帝闭着眼睛吹一口气就能飞出十万八千里,而他每动用一次瞬步乾坤,还得歇息两日方可继续,如此下去,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回天琴宫?若是此时鲲鹏在,便无须有此烦恼了。数日之后,两人正在云上飞行,忽见远处有一道金光往这边掠来,那强大的气息,竟令得这万里云层也翻涌不止。“什么人?”萧尘以为有敌来袭,立刻凝神戒备了起来,可那金光转瞬即至,似乎也并非什么邪异之人,定睛一看,竟是一只金翼大鹏飞来。“是金鹏大王……太好了!”见到远处瞬息而至的那金翼大鹏,天瑶女帝立时面露喜色,又急急说道:“快把天瑶琴给我。”“嗯?”萧尘也不多做犹豫,立刻取出天瑶琴,天瑶女帝将琴抱在胸前,连续弹动几次琴音,那金翼大鹏听见琴声,果然往他二人这边飞了过来。劲风吹来,竟让萧尘有些站立不稳,直到对方身影逐渐缩小下来,这股强烈的罡风方才停止。“天瑶女帝?”那金翼大鹏却是会通人语,想来道行也十分之高,他眨着一双眼睛,上下打量着天瑶女帝,以及她旁边站着的这个“凡人”,说道:“我刚刚听闻琴声响起,便过来一看,果然是你,天瑶女帝,好久不见……”“金鹏大王,许久不见,你这是要去哪?”“嗯……再有几个月,便是紫极仙翁的寿辰了,我要过去,天瑶女帝,你怎会在此?”“说来话长,金鹏大王,我们正好顺路,你不介意,带我二人一段路程吧?”“荣幸之至,来吧!”金鹏大王双翼一展,一道紫气飘来,立时将天瑶女帝和萧尘托到了他背上去。“天瑶女帝,你受伤了吗?”“嗯……一些小伤,不碍事。”“旁边这位,是你新收的弟子吗?嗯……他的修为好低。”“呃……算是吧。”天瑶女帝在萧尘耳边悄悄道:“这位是金鹏大王,他的速度可快了,咱们这回要不了几个月,就能回紫仙悬圃了。”“天瑶女帝,你说什么,我听得见。”金鹏大王展翅而飞,万里云层瞬息而过,萧尘心想,或许这便是所谓的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”吧。这无尽道域确实广阔,即使是金鹏大王这样的神鸟,从彼岸花海那附近,到紫仙悬圃附近,也足足花了三个月时间。前面再有不远就是天瑶女帝的紫仙悬圃了,以萧尘的速度,大概月许便至,至于紫极仙翁所在的“紫极仙域”,却要往另一个方向走了。天瑶女帝道:“金鹏大王,就在这里吧,我们不耽搁你去紫极仙翁那里了,我近来时间忙,大概去不了了,等你到了,代我向仙翁问个好。”“无妨,我再捎天瑶女帝一程,便回紫仙悬圃吧。”“如此怎好意思,那就多谢大王了。”两天后,终于回到了紫仙悬圃,放眼望去,但见青山座座,山巅之处有紫烟缭绕,当真是非比寻常的仙境,尚在外面,萧尘已经能够感受到里面充沛的仙气了。“天瑶女帝,我就送你到这里了,告辞了。”“金鹏大王,再见。有劳你了……”原本要花上至少几年的路程,这一下三个月便回来了,天瑶女帝心情也顿时好了许多,等回了天琴宫,便再不惧幽常道君的人,同时自己也可以在“紫境瑶池”里,借以方圆数十万里,整个紫仙悬圃的仙气来疗伤,这回总能恢复伤势了,至于佛祖舍利……虽一路崎岖,但兜兜转转也总算是带回来了。“前面就是紫仙悬圃了,整片仙域,都是我的,走吧……”再次回来,回想这一路,经历生死无数,天瑶女帝当真有种恍如隔世般的感觉,此时往前走去,却见一尘未有跟上来,转身道:“怎么不来?”“我也要进去吗……”萧尘慢慢走了上来,看着那仙域里面,两座高高耸立的山峰,上面紫烟缭绕,不知何故,这一幕,仿佛在梦境里似曾相识。“当然了,想什么呢?跟我来。”天瑶女帝拉着他的手,便往前面走去了。由她这样拉着手,萧尘只感觉她的手心软软的,传来温温暖暖的温度,还有她身上淡淡的百花香气。天瑶女帝,美得不食人间烟火,美得令人三世沉迷,大概她便是这无尽道域里,最美的人了,可他此时,并无非分之想,但至于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,他也说不上来。“你怎么了?”天瑶女帝见他这一路反而沉默寡言了,不禁好奇,难不成他还怕生吗?“没有……”萧尘看着前面那一座座紫烟缭绕的山峰,问道:“那我到了你的天琴宫,怎么说?总不可能说是你新收的徒弟吧,这样一来,岂不莫名多了许多师兄姐。”天瑶女帝轻轻一笑,越发仙姿嫣然,撩了撩耳边头发,往回看了他一眼:“叫我姐姐。”“姐姐?”“嗯,乖。”天瑶女帝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,大有一番“姐姐宠溺弟弟”时的样子。“不是,我刚刚并不是……”“嗯,我懂,不用说了,走吧。”天瑶女帝牵着他的手继续走,萧尘头一低,也懒得去解释了,算了,姐姐就姐姐吧,长得这么好看,修为还这么高,又是一方神女帝,有着几十万里的仙域,这样的姐姐,天上打灯笼也找不着啊,他交好运了,有了这么一个姐姐,以后什么都不愁了。天瑶女帝道:“等我伤势恢复了,顺便替你打通一下经脉,你修为太低了……我最小的那个弟子,修为都比你高。”萧尘没去听她说什么,心想师父曾经说过,修炼一途无有捷径可走,须得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……不过自己好像已经走了不少捷径?总也不差这次了。只是这紫仙悬圃仙域,怎么感觉冷冷清清的,萧尘走在后面,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一次女帝去取佛祖舍利,还与幽常道君一路大战,此事按说已经惊动无尽道域了才是,紫仙悬圃是女帝的地方,为何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?“等等……”萧尘停了下来,仔细观察着这附近,天瑶女帝见他神情凝重的样子,问道:“怎么了?这里是我的地方,你不必紧张。”“不是……姐姐,你难道没有发现,你这里有些不对劲吗?”“噗……”天瑶女帝听他把“姐姐”二字叫得如此朗朗上口,不由掩唇一笑,神色间更是嫣然动人了:“你看吧,姐姐叫着不是很顺口?再叫一声听听……”萧尘脸上却十分认真:“我没有与你说笑,天瑶女帝,你到现在都没发现吗?这里冷冷清清,一个人也没有……”“我知道。”天瑶女帝看着他,神色间一点也不慌张,便与他解释道:“我的弟子,一向很少外出走动,就算出来也是静悄悄的,不会那么轻易让你察觉……”“可是……”萧尘仍觉得哪里不对头,想了想道:“从你出去,到现在回来,有多久了?少说也有个两三年了吧?可这两三年里,有弟子出来找过你吗?自从你出事以后,我到现在,这一路上,都没有看见任何一人出来找你,倘若是我师父出事了,那我不得满天上地下地去找她?可是你这里……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你我二人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听他这么一说后,天瑶女帝脸上神情也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,是了,自己出去这么久,颦儿,霜儿,嫣儿,小柒她们……一个也不见出来找自己,若说她们修为尚浅,那敖冶呢?敖冶是大弟子,早已有半步道境的修为,怎么也不见他带人出来寻找自己……萧尘按着她的双肩,看着她道:“天瑶女帝,你听我说,虽然我修为远不及你,可是我从前在凡世里,总是被人追杀,从南杀到北,从西追到东,当中还被人陷害……所以,听我一言,此事,绝不寻常。”听他说完之后,天瑶女帝脸色也变得肯定了起来:“嗯……一尘,你说得不错,我们小心为上,从此处大概七日,便能回到天琴宫……扶我。”萧尘正要伸手扶她,天瑶女帝却又闪电般一下将手缩了回去,摇头道:“不行,若是瞧见这般,他们必定知道,我受了重伤。”“那我牵着你。”萧尘说完,不等天瑶女帝回话了,便牵住了她的手,天瑶女帝看着他,轻轻点了点头,与他并肩携手同行。两人牵着手往那一座座紫烟缭绕的山峰走去,清风吹起二人的长发,漫天花瓣飞舞在两人身旁,看上去不像是姐弟,倒像极了一对恩爱的仙侣。不过萧尘对天瑶女帝,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他早已心有所属,况且女帝说不定也只是把他当做弟弟而已。……七日之后,两人终于回到了“天琴宫”所在,放眼望去,但见一座座仙山楼阁,在紫云缭绕中若隐若现。天琴宫并非只有一座宫殿,这仙境里面,仙宫殿堂数不胜数,里面弟子亦是成千上万,而天瑶女帝的真传弟子,万年来,总共有十几个,现如今尚未出师,依然留在天琴宫的,有七个。这七个弟子里面,大弟子叫做“敖冶”,乃是几千年前,她在无尽道域西边无情海,偶遇一条受伤的“孽龙”,将其带回治伤,那时的敖冶,大概便等同人类的十岁孩童,花了上百年时间,女帝才将他的伤治好,同时也将他收为了自己的弟子。至于她已经出师的那些徒弟,有的已经自立门户,成为一方仙王神帝,无尽道域太广,这些年师徒天各一方,也有许多年未曾往来了。“这里就是你的天琴宫么……”萧尘看着眼前这一座座琼楼玉宇,如此恢弘大气的仙境宫殿,在人世间,是怎么也看不见的。“嗯,我带你上去。”显然天琴宫外布有阵法禁制,以防止一些异兽闯入和敌人来犯,此时天瑶女帝带着他,上到一座紫府大门前,这座紫府大门宽十丈,高逾十数丈,金光万道,紫瑞千条,当真似那天界的南天门一般。可奇怪的是,今日这紫府大门冷冷清清,居然一个弟子也无,以往女帝在时,不但此处派有弟子迎客,还有四位天将镇守,可今日天将去哪了,弟子又去哪了?过了好一会儿,那上面才匆匆忙忙下来几个弟子,见到天瑶女帝在此,慌慌张张道:“师尊回来了,师尊回来了!”天瑶女帝见这些个弟子慌慌张张的样子,不成体统,眉头一皱:“怎么了?宫中可是有强敌来犯?”心想她走的这几年,宫中怎变得如此冷清寥落了?难道出什么事了吗?可这仙境里的花花草草,岛屿瀑布,宫殿楼宇,就连外面的阵法,也都没有破坏的迹象,若是有强敌来犯,又怎会保存得如此完好无损?再说了,为了防着幽常道君等人偷袭,她离开前,早就在天琴宫附近布下了九九八十一座“帝刹玄天”禁制阵法,同时还有“百花大阵”,就算幽常道君本尊来了,也未必破得了她的阵法,毕竟她布下阵法时,那时可是全盛时期,再借以附近的十万仙气,根本无人能破。“不,不是,我们太久没见到师尊了,今日见到师尊回来,激动,激动……”瞧这几个弟子的模样,似乎确实有些激动,其中一人向另外几人道:“你们还愣着作甚?还不快去告诉大师兄,我们师尊回来了!”“师尊,快请!”“师尊,旁边这位是……”“他……稍后再说,回宫。”“是,师尊请!”听闻天瑶女帝回来了,很快,原本还有些冷清的宫殿,一下就变得热闹沸腾了起来,无数弟子迎了出来,一眼望去,万头攒动,到处都是人影,还有一些仙灵飞在天上,有龙,有蛟,还有白泽等等,全是一些上古仙灵。“恭迎师尊回宫——”弟子们齐声震天,天上云层里,顿时降下万道紫霞,如此排场,在人世间更加见不到了。“一尘,别担心,与我来。”天瑶女帝轻轻拉着萧尘的手,一步步走上云阶,弟子们见师尊与身旁这个男子如此亲密,竟携手归来,难不成这便是他们未来的师公了?而今日天瑶女帝气色看上去十分好,便与之前离开时无异,这当然是她以法力强撑的了,她现在还是重伤之躯,要不施以点小小术法,岂非人人便看出她身受重创了?整个紫仙悬圃人多嘴杂,这无尽道域里可不止一个幽常道君觊觎她的先天一炁,还另有几个神帝也窥视了万年之久,甚至还有些人,对她的美色垂涎三尺。在她全盛时期,这些人当然不敢踏足此地半步,可要是她身受重伤这一消息传出去,只怕接下来会有诸多麻烦,一个幽常道君就已经很麻烦了。“师父!”就在这时,一道百丈青芒飞来,瞬间落在二人面前,化作了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,但这男子却非寻常人,头生龙角,正是天瑶女帝的大弟子,敖冶。“徒儿敖冶,恭迎师父回宫!”敖冶立刻对着女帝单膝跪拜了下去,与他一起的,还有后边无数弟子,齐声高呼:“恭迎女帝回宫——”这么大的排场,萧尘确实没有见过,他无欲天也没有如此气势,这些弟子里,可不全都是弟子,有的还是天兵神将呢,金甲披身,紫袍飞扬,手托宝塔,或拿神鞭,看上去威风凛凛。“师父……师父!”就在这时,后边又有两个少女跑了过来,但瞧这两个少女生得碧玉玲珑,既然喊女帝为“师父”,那显然也是女帝的七个徒儿之一了。“颦儿,霜儿!”见到这两个玲珑少女跑来,天瑶女帝也甚是高兴,是她的二弟子颦儿,和三弟子霜儿。当下,她与萧尘介绍了众人,敖冶眼神落在萧尘身上,许久才问道:“师父,这位是……”“容我以后再与你们说,先回宫。”当下,众人便回天琴宫大殿,这一路上,弟子们甚是欢喜,敖冶做为大师兄,自是规规矩矩的,说道:“师父此次回来,何不提前传讯回来,弟子也好替师父接风洗尘,不至今日这般匆匆忙忙失了礼……”“嗯,为师回来得急,便没与你们说,对了,怎么不见小青、小武、嫣儿、小柒他们四人呢?”“师弟和师妹们正在闭关参悟师父走前留下的心法,想必今日,还不知道师父回来了呢,等会我去告诉他们……”“既然他们在闭关悟玄,那还是不要打扰了,敖冶,为师不在这段时日,你修为如何?”“回师父,弟子已按照吩咐,将师父那日所留几卷经书全部读完……”“嗯,很好。”天琴宫已许久未如今日这般热闹了,天瑶女帝只是离开了三年,但却像是离开了几十年一样。这一日到傍晚时,她要回“紫玉仙境”了,那边的仙境,是她寝宫所在,一般只有她的几个女弟子去得,男弟子则不入内,敖冶也不例外。“这位一尘兄弟,我带你去‘阆苑’那边仙阁吧。”敖冶便要带萧尘去往另一边,整个天琴宫仙境十分之大,阆苑仙境在西边方向,做会客之用,女帝的寝宫“紫玉仙境”则在东边方向,两处相隔极远,大概如同仙元五域两域之隔,这样一来,把两人分开,若想见上一面,只怕都要耗费不少功夫。“不必了,他随为师一起。”这时,天瑶女帝转过身来,向萧尘伸去了手,而旁边的弟子都呆住了,难道这位,真是他们未来的师公吗?要不然师尊怎会让一个男子,随她进入紫玉仙境,这千万年来,怕还是头一回吧?“师父……”敖冶也明显愣了一下,天瑶女帝目光看着萧尘,向众人道:“以后,他便是你们的师公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